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黄荆林于氏宗谱探秘(二)

2023-01-31 23:18:20 1762

摘要:康熙甲戌年(1694)、雍正丁未年(1727),是黄荆林于氏非常重要的两年。这两年都修了家谱,甲戌本以塘湖、和仲族为主,成为今天《上石山于氏宗谱》的依据,不知主编是谁;丁未本以西溪坂、鄱阳鸣山族为主,成为今天《黄荆林西溪坂于氏宗谱》和《鄱邑...

康熙甲戌年(1694)、雍正丁未年(1727),是黄荆林于氏非常重要的两年。这两年都修了家谱,甲戌本以塘湖、和仲族为主,成为今天《上石山于氏宗谱》的依据,不知主编是谁;丁未本以西溪坂、鄱阳鸣山族为主,成为今天《黄荆林西溪坂于氏宗谱》和《鄱邑鸣山于氏宗谱》的依据,朝任为主编。朝任指甲戌本改祖夺苗致宗枝紊乱,于是努力还原世系,撰写了《黄荆林于氏源流序》,并列举了甲戌本的错误之处。西溪坂谱中“改”字标注部分,就是源流序所指甲戌本的错误之处。朝任修谱的严谨态度值得我们学习,就算甲戌本致宗枝紊乱,并未直接删除,而是把改了哪里、怎样纠正详细记载下来,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原始资料。甲戌本之前黄荆林家谱原貌如何暂不讨论。本文以两版家谱的差异为线,分析丰城、新建、南昌、都昌(鄱阳)于氏之间的联系。

江西丰城于氏宋初来自山东青州益都,后散逸江南各地,丰城谱明确记载的有江西都昌、樟树等县,以及云南、贵州等省,鑑玉又自都昌迁鄱阳。新建于氏与丰城于氏也属同支,从家谱文献来看可能明朝以前有详细资料。历经清朝民国至今400年资料残缺,但依然可考。

2015年,我去丰城才步村查阅家谱,得知才步村修建于氏宗祠,南昌钱岗也有出资,康熙时曾同修家谱。2016年,我与湖南衡阳某村宗亲取得联系,得知他们来自南昌钱岗。某宗亲给了我迁衡阳之前的世系图,宋朝以前的世系与丰城、都昌有出入。康熙时藻芳所列字辈丰城也有记载,但顺序有所不同,想必是迁衡阳以后出现的偏差。年代久远,资料遗失再所难免,但依然保留了一些重要线索。

线索

朝任的源流序中描述“夫何越此地而往丰城抄录铨公为一世,且丰城一世元素由山东永公而下,铨公想是丰城枝祖。” “元素高祖潜公乃承公之子,非先知公之子。”

丰城谱记载“庆字天骐,有晋明寺记详载其田,生先觉、先知;先知生闻震、闻献;闻献生焜、燝;燝生元质,钱岗祖。”“承生潜,潜生高,高生元朴、元素”。

衡阳谱记载“铨仕吴受命击魏,官拜镇国将军,尽忠身殒,其次子沚同母迁洪都新邑之钱岗……遂为钱岗一世祖焉。”“天骐生先知,先知生闻献,闻献生焜、燝,燝生元质,世守钱岗。”

分析

甲戌本依据钱岗谱,而非丰城谱。依据有二:

1、丰城世系不是以于铨一世,而是以元素为丰城始祖。汝和为于友信幼子,确定为元素后裔,丰城谱也有记载。若修谱人到了丰城,断不可能以于铨为一世,并将于潜作为先知之子。

2、元朝延佑五年,丰城瑶孙与万选以竹国所存旧谱的本,重修家谱并作序,丰城谱有这篇谱序。明朝中期吴与弼撰写《丰城于氏谱序》,四库全书与丰城家谱均有记载。今天上石山谱、西溪坂谱都没有这两篇序。上石山谱所称抄录的剑邑旧序为南昌钱岗的伯庸所撰,丰城谱上并没有记载。

根据以上分析,至少1694年钱岗世系已有于铨,及“天骐-先知-闻献-燝-元质”的世系,很有可能明朝就是如此。衡阳谱世系中还有“训-可见-禁”及“位-可复-忱-铨”。

于禁众所周知,本文不赘述。于铨在历史文献中不多见,目前只发现干宝的《晋纪》记载:魏国镇东大将军诸葛诞据寿春反司马昭,吴国响应。兵败,诸葛诞被杀,吴将于铨战死。裴松之《三国志注》引用《晋纪》作“于诠”。《晋纪》原本失传,现行本是汤球辑本。李剑国《干宝考》认为汤球辑本有误。汤球生于1804年,现存西溪坂谱最早为1765年修,此次续修是以1727年丁未本为基础。家谱记载为于铨,说明可能不是汤球误作“铨”,是有其它资料也记作“铨”,汤球只是作了选择。这证明了钱岗谱中的于铨出现时间可能非常早。不知《干宝考》认为应作“诠”的依据是什么。因为裴松之是南北朝时期人?现行的《三国志注》是裴松之原本?

衡阳谱还有与西溪坂谱、丰城谱一致的地方,如“解-德-起”“试-制-修”,不过前后不能连贯起来。或许钱岗谱能有确切世系,敬请期待。衡阳谱序中还指出“贞徙居桐城,如渊迁居分宁(江西修水县唐宋时旧称),良臣之寓湖广,圣文之徙长茅,道明迁福建,知志往余干,天骐居梅岭(南昌附近一风景区),闻炤居岭下,焜卜居生米(新建县生米镇),元素卜丰城,琮国迁安庆,鋹公往衡阳。”“旧谱以米潭、钱岗、丰城为三大支焉”。

丁未本没有和丰城交流过,也没有见过钱岗谱。“铨公想是丰城枝祖”,“想”字说明朝任是推测,并非谱中所见。首先按钱岗世系于铨是三国时期吴国将领,比元素要早得多,不可能是丰城某枝的枝祖。元素以后也没有同名的于铨枝祖,都昌谱、丰城谱都没有这样的记载。朝任若是和丰城、钱岗交流过,必然会知道其中内情。

丁未本世系是“承-潜-高-元朴、元素”,与丰城谱是一致的。则“元素高祖潜公乃承公之子,非先知公之子”是指甲戌本世系为“先知-潜-?-?-?-元素”。谱中有记载延佑五年瑶孙与万选修谱,说明丁未本依据是延佑五年以后的旧谱的本,大概是明朝所修。

总结

今天的西溪坂谱与钱岗谱是相对独立的,西溪坂谱与丰城谱也是相对独立的,记载的与丰城谱、钱岗谱相同的内容具有重要的作价值。

我在《黄荆林于氏宗谱探秘(一)》中提到,根据黄荆林谱记载的世系,起与位、俸,俸与通之间至少各遗失两代人,遗失的正是三国时期世系。和钱岗世系对照或许有更多发现。

仅依据目前的资料,我们并不肯定于禁、于铨和丰城、钱岗、米潭三大支于氏有关,至少需要到米潭、钱岗考察以后再做分析。

(上述文章及图片材料版权归原作者和【于姓的天空】所有,未经同意引用、转载发布请注明出处,随意篡改核心文字及版权归属属于侵权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